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珠源风 > 正文

“全能神”在港卷土重来 大公报记者“卧底”深入揭秘

2017-11-21 08:48:57   来源:大公网   
        被内地定性为邪教及本港基督教会视为异端的“全能神”,2012年曾在本港派发“末日方舟船票”,大肆宣扬世界末日将至,惟近年却消失于公众视线。《大公报》记者深入追查,揭发该教派卷土重来,继续借助“新末日论”招揽大批新移民妇女,部分人入教后情绪病复发,甚至离家出走。一场没有硝烟的争斗随时发生在香港逾百万名基督、天主教徒和家属身上。
   “全能神”曾在2012年12月21日玛雅历法“末日”临近之际召开大型聚会,扬言末日审判将至,又派发“最后的船票”“拯救众生”。“末日”之说随时间不攻自破,该教派仍继续以刊登报纸广告和开设街站等方式吸收信徒,但至约三年前开始转趋低调,传教手法神秘。
    《大公报》记者早前假装求道,通过社交网站与“全能神”香港教会联络,经对方多番试探后,始获资深教友阿薇邀请,前往深水埗医局街唐楼单位聚会,当抵埗后发现已有九人围桌坐下,包括阿薇等八名妇女和一名老翁。
众人在她带领下祈祷,大部分人开首均称:“‘全能神’,感谢祢!在你引领下……”祷告后众人高唱诗歌,又朗读《神的脚踪在这里》一书内的“神话”(“女基督”的训话)。
    最后发问环节,记者询问该教自称是基督教会之一,为何不庆祝复活节,口音似是内地来港新移民的欣欣表示该节日已成商人赚钱的日子,阿薇则紧张地查找,不久引述“神话”称神不喜欢“人为节日”。
 妄言三分二人将灭绝


    近三小时聚会结束,记者获邀一星期后在附近会址聚会,如期到达后,发现该处面积逾两千尺,逾百名信众云集,大部分人貌似新移民妇女,部分人带同年幼子女到场。
    女主持先开腔朗读“神话”,聚会正式开始,她带领众人唱诗歌后,三名疑是教会女头目先后分享入教经历,有人哭称因小事与家姑发生争拗,屡被针对,深感痛苦,直至一次偶然机会接触了“全能神”,学懂以德报怨,终化解婆媳矛盾,不少人闻言报以掌声,部分女信众闻言流泪。多名与会者紧接分享,有女子表示曾出席传统基督教会崇拜,但感觉被排挤,转往该教会后才感惬意。
    陪伴记者的资深教友欣欣,聚会期间表示,反对“全能神”无好下场:“美国近年经济差,只因奥巴马任总统时赞成同志婚姻,违反基督教义,所以神不再眷顾美国。”
    记者询问为何2012年末日未至,教友阿洁厉声抢答,称“女基督”已降世,世界末日不会远,届时会有大审判,约三分之一相信“全能神”的“好人”可上天堂,“剩下三分之二的‘恶人’将被大灾难灭绝,可能是核战、大海啸或大瘟疫,看神安排!”众人点头称是,其后一同走到台前随歌起舞。
 包饮包食包凑仔


    “全能神”为吸纳新移民家庭主妇参加聚会,不但提供免费午餐,聚会地点更设立儿童室,由“保姆”负责喂奶和陪伴玩耍,又鼓励新人以类似传销手法,邀约亲友参加聚会,由资深信众讲解“神话”游说入教。
     记者在深水埗出席聚会时,发现一个房间内,有一名妇女陪伴多名约三至五岁小孩玩耍。据悉,该名“保姆”为资深信徒,负责照顾教友的年幼子女,让家长专心听道。聚会期间,有女教友将亲自烹调的蛋糕送入房间,小孩吃得津津有味,其后一名手抱婴儿的妇女到场,“保姆”即帮忙喂奶。
     另外,记者多次在下午出席小型聚会时,均发现有妇孺提早到场午膳,饭菜由资深信众烹调。资深教友阿薇表示,免费午餐只为方便姊妹,也可增进交流,“你也可早点到吃饭,一起感恩‘全能神’赐给我们食物。”传销公司为“拉人头”付费入会牟利,通常会教导新人利用不同藉口,带领亲友到场出席讲座,由高层游说参加,该教派手法也类似。
     记者参与聚会期间,阿薇和多名资深信徒均鼓励邀约亲友听道,但称事前不用透露教会情况,“担心你资历浅,说不准确,只说过来坐坐便可。”带来后会由他们讲解,“传播‘全能神’福音是大功德,你要加油!”
教友间不用真名

     记者其后继续参与多次小组聚会,发现各人一直以别名互相称呼,从不询问对方真实姓名,有教友称为了“防范内地间谍”,保障大家安全。在多次聚会中,传道人均未有要求信众捐献,也没透露教会收入来源,资金神秘。
    调查多时后,该教突将会址搬往元朗一工业大厦单位,惟未有邀请记者聚会,于是记者改以暗访形式调查,发现单位没有门牌,重门深锁,一名戴眼镜中年妇女连日长时间逗留,疑为教会骨干,也有20多人曾于同一天到场,似参加聚会。
    守候多天,记者发现疑是骨干的妇女离开会址,随即表明身份,追问“新末日论”论点、香港与内地“全能神”教会组织架构等问题,对方均没有作答,但称可通过该教电话热线和网站查问,“我要去买餸,再跟就报警!”
    记者通过手机社交程式和致电该教热线查询,接电话人士称会了解问题,交由有关人士研究,惟至截稿前仍未回应。
出席两次聚会 记者升任组长


    《大公报》记者深入调查过程不乏“惊喜”,出席两次聚会便获擢升为深水埗区“组长”,同属新人的新移民妇女阿兰更被提拔为“带领”,成为分区头目,惟职衔徒有虚名,晋升只为鼓励拉拢亲友入教,真正头目则扮作普通教友,深不可测。
    记者早前在深水埗出席聚会后,教友欣欣要求留步,与约十人出席另一聚会,女传道人突宣布晋升名单,其中新移民妇女阿兰获擢升为深水埗区“带领”,另一妇女升任低一级的“福音执事”,记者则获委任为“组长”。众人拍掌叫好后,两妇先后发言,表示会紧跟神的脚步传道,记者因没预料会当上“领导”,不知如何反应,只好站立致谢。不过,女传道人没有说明各职位的工作或任务。
    离去之际,手抱婴儿的阿兰一脸忧愁地称,资深教友要求她拉拢亲友入教,但她对此没有信心,记者表示也只有两名朋友有意听道,情况相差无几,她闻言说:“你就好啦,找到两个人,我不知怎样当‘带领’!”透露心声后,她表示要返家预备晚餐,随即急步离去。
    知情者透露,“带领”表面是该教派在港最高领导层,属下有“福音执事”、“浇灌执事”和“事务执事”,各地区也有上述职级,以管理“弟兄姊妹”和刚来听道的新人,惟新人被晋升只是假象,目的是增加满足感,以巩固信仰和鼓励拉拢亲友入教,没有管理教会权力。他补充,基于“全能神”被内地定性为邪教,真正头目担心曝光会有不利,因此不会公开身份,只会扮作普通教友监视新人,防范“敌对势力”渗透。
全能神变招以网攻心


     藉“2012年世界末日”谣言在港吸纳信众的“全能神”,翌年10月3日成立“国度新时代教会有限公司(AGE OF THE KINGDOM CHURCH LIMITED)”,公司名称没有“全能神”三字,董事包括吴×强、陈×玲、李×红和罗×芳,同日又向税务局登记为“根据税务条例第88条获豁免缴税的慈善团体”,但至今年突然“正名”。
    消息人士称,“全能神”于2013年高调在多份报章连番刊登全版广告,又派员在港九各区开设街站和登门“洗楼”传教,但2014年5月28日,其内地教徒在山东招远一快餐店杀害拒绝信教女子引起轰动后,香港教区于当年八月起转趋低调,不再派员上街传教,改为通过网络宣传,至今年突然“正名”,“除了向教友交代,估计还有其他动机。”
    为查究竟,记者前往“全能神”登记注册的元朗宏业东街某工业大厦单位,但无人应门。物业买卖资料显示,该单位由另一公司持有,董事姓名亦与“全能神公司”不同,未能确定单位是该教会购入还是租用。记者又根据公司註册处董事填报的地址登门了解,惟众人开门发现陌生人来访,马上关门。
    有牧师透露,“全能神”近期又转趋活跃,不时策动“拉羊”行动,即派员假装传统基督教会信徒,藉私下相约查经等机会,拉拢部分教友改信该教派,有人更涉嫌伪冒某基督教会的Facebook网页,相信是为了哄骗年轻基督教徒加入,因此已要求其信众提防。
在韩国设宣传基地


     除了本港,有消息透露,“全能神”近年积极在韩国发展,以“爱神教会”名义吸纳信众,并帮助当地农民收割以改善形象,又在韩国九老洞、江原道横城郡购置物业,作为信徒居住和聚会地点,同时收留从中国前往韩国后寻求庇护的教友。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2013年至2016年,有736名中国人以遭受“宗教迫害”为由,向该国政府申请庇护,当中以“全能神”教徒居多,他们入境抵达济州岛后,马上提交难民申请,等候审批期间获当地“全能神”教会收留,若申请被拒,便不断诉讼继续滞留。此外,该教去年八月涉嫌阻止一名中国前来的妇人与藏身首尔教会的姓张丈夫见面,引起公众哗然,韩国基督教监理会研究后,将“全能神”等九个团体定性为异端。
    “全能神”立足韩国,另一目的疑为建立宣传基地,加强网络宣教。本港宗教界人士称,该教会已在韩国辟地设立片场,拍摄宣传的微电影和歌舞片段,YouTube、Facebook、手机 App等网络渠道播放,内容除了宣传,也企图进行颠覆活动,扬言要建立“神的国度”,“相信他们已将亚洲区总部,由香港搬到韩国。”
 

[ 关 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