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审判天地 > 正文

周宗明:“肚里有货”的执行法官

2018-10-11 16:01:47   来源:   

 

  •  
  •  
  •  
  “我们局干得比我好的多了,不要采访我”。

“没事,我们就聊聊天,聊聊你的案子。”

“处理过的案子,都归档了,我记不住。”

“干了8年的执行工作,有什么感慨”?

和周宗明见面,他确实很不“配合”。一问一答虽然简洁明了,但作为采访,总觉得缺少些可供圈点的“干货”。

“烦心人”的担当

9月24日中午1点40分,下乡执行归来的周宗明看看时间,之前约的当事人还没到,他开始翻阅桌上的卷宗。

“别看我桌子乱糟糟的,哪个案子执行到什么程度,哪个案子要怎么处理,我都一清二楚。”周宗明办公桌被一摞摞卷宗挤占,说堆积如山确实并不过。

“这个案子其实标的不大,就是双方都有气,这几天被执行人打工回来,我再组织一次和解,应该搞得定。”

案件办理中,周宗明并不拘泥于案件了结。他总是希望化解双方的矛盾,这是一件难办的事,但是他却不这么看。

“这个案子就无奈了,虽然案款早已执行到位,但是申请人不愿意履行义务,案子就不好结。还得继续做工作。” 周宗明两手游走在卷宗中,像在织就一卷美丽的布匹,脸上洋溢着自信。

“申请人也要履行义务?”见我们有些不解,周宗明介绍了案子。张某与学校发生劳动纠纷。根据判决,学校应补发张某3万余元工资,而判决生效后校方一直没有履行。张某于今年5月16日申请执行后,周宗明了解到,张某就是因住在学校不肯搬离,影响了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校方无奈才扣发了她的工资。虽然执行和解中,校方承诺履行判决,张某也同意搬离。但法院收到学校案款后,他处有房屋居住的张某依然不愿搬离。

“执行工作虽然有点烦心,我们忙里忙外不为啥,就希望双方都有个好结果(握手言和)。”周宗明说基层法官承办的案件当事方,不是寨邻就是亲朋好友,大家早不见晚见,不可能一个官司就老死不相往来。为了减少双方积怨,从案件审理到执行,法官都想尽力让双方消除怨恨,化解矛盾。

“干执行就得胆大、心细、考虑周全,更得吃苦、受累还提心吊胆,执行多风险啊!”辖区山高路陡,周宗明曾在去五龙乡办案的路上,发生过一次车祸。那次车祸导致他右手大臂脱臼,喜爱打篮球的他至今现在无法用右手投篮;他和同事深夜步行山路,到达被执行人家时天还没亮,被堵住的被执行人却谎称上厕所跳出篱笆,消失在茫茫大山;他甚至遭遇被执行人妻子喝农药“以死相逼”。

1988年,时高中毕业的周宗明“招干”到师宗县葵山乡土管所。1994年6月,因为说劝工作有板有眼,先后从事土地管理员、司法助理员的他被法院“瞄上”并选调至葵山人民法庭。2010年,在民事、少年审判岗位“风生水起”的他被抽调至“烦人”的执行岗位,如今已是青丝成雪。

周宗明的“执行经”

“你欠别人的钱怎么还不还,你开着工厂还有车辆和房产,如果今天你依然不履行的话,我们根据程序就将对你进行拘留。” 7月10日上午9点,周宗明刚找到被执行人邵某,当即给他一个下马威。

“我看谁今天敢带他走。”邵某的妻子一听到拘留,就马上叫了起来。

可是,周宗明仿佛没听到邵某妻子的话,继续说:“其实你家要还的钱不多,你也不是没有履行能力。今天就是不拘留你,我们可以冻结你的账户,查封你的厂子,你的损失将更多。这就是你不履行法院判决义务的风险。”

心有不甘的邵某说:“这个钱虽说是冤枉的,但你们强制执行,我也没有办法,但是今天刚付了货款,能不能写个保证,约定个期限。”

“这个案子可以结了,但是我给你个建议,开这么大的厂,自己又不懂法,为了规避风险,建议请个律师对以后的经营把把关。”

“执行中,当事人往往容易情绪激动,执行的节奏和方法很重要。”走出邵家的门,周宗明对年轻的执行干警小李说。

“都说执行难,你却总乐呵呵的,你觉得执行不难吗?”

“还是挺难的。要多动心思多总结。”周宗明说:“涉及农村的案子,要被执行人一口气拿出来所有的赔偿金多数不现实,这类案子就要经过几次执行,更要注意时节,如被执行人出售农产品或经济作物时。”

“在农村经常涉及到没有经济能力,只有房产的被执行人,查封他们的房产没有实际意义,他们的房产变现难。都是寨邻,邻居也不会购买。”

“去年我办过一个案件,三个年轻人骑摩托出去玩,结果出车祸都去世了,其中一个年轻人的父亲起诉驾驶摩托车的家庭。三家都是失去孩子的可怜人,还偏偏遇上赔偿,经过几次走访了解,几家人都没有履行能力。最后不得不给申请人申请了执行救助金。”

“没想到儿子也愿意干这么辛苦的工作,我挺自豪的。”笔者写稿时,周宗明说他总是神清气爽。原来是他大学毕业的儿子,成功通过一家外地法院的笔试、面试和体检。他说,心里高兴的不仅是儿子能够自食其力,更因为儿子将接过他手里的司法旗帜,在天平奖章的光辉中继续前行。
[ 关 闭 ]